企業郵箱 | 網站地圖 | 聯系方式
新聞資訊
視頻中心
專題欄目





行業動態 主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動態 >
兩部委控價控費,藥企將洗牌!
時間:2015-10-22 09:08  來源:賽柏藍   作者:轉載

以往藥品邁過了招標這道坎,只要産品獨家、價格高、空間高,躺著掙錢的日子到了,代理商交來的保證金都會讓你收到手軟。但是現在,這樣的時代已經一去不複返了!

種種迹象表明,用藥監管大時代已經到來!招標進入市場只是第一步,進入醫院的藥品將會面臨來自衛計委、醫保等多部門,基于大數據平台之上的重重監控,而這個監控將會和藥占比一樣表現爲種種的數字指標,這將大大擠壓藥企的在公立醫院的生存空間,抗風險能力較弱的藥企,只有兩條路,或者被收編,或者被淘汰。

招標大降價與衛計委嚴管

首先招標這道坎今年分外難過。

11月中旬,各省招標啓動在即,以往,這是藥企的磨難,也是市場的狂歡。但是,今年,在醫藥市場增速達到今年最低情況下,新一輪招標並無法讓醫藥市場迎來以往的狂歡。

但是要進入招標,首先是要進入招標目錄,然後呢,進入目錄後,面臨藥品降價,以及在地市組成的醫聯體、采購體以帶量采購名義下“二次議價”,不降價就踢出市場,降價幅度不容商量。

其次,大數據時代到來將使藥價無所遁形,但這只是第一步。

在新一輪招標中,國家衛計委的一個重大舉措的就是讓各省的招標辦重新升級招標平台,並且和國家藥品平台對接。招標界戲稱,藥價裸奔的時代已經到來。這不僅僅是藥價裸奔,即,各省藥品招標平台的價格會影響到全國價格,而且是各市的藥品招標價格可能成爲全國價格。

國家藥管平台或者說,各省新的招標平台更可怕的地方是,在新一輪的招標中,各省都要求各公立醫院的采購,必須在各省招標平台上完成,不在此平台上采購就面臨嚴懲。

這意味著以後醫院的采購藥品名稱和數量將會無所遁形,這將給企業帶來什麽?

首先,當衛計委想控制部分藥品的使用量時,想限制某些藥品使用時,直接定一個數字指標就可以了。

例如在最近風風火火輔助用藥,雲南出台了122個輔助用藥目錄,規定了一系列的嚴防措施,例如每月對進入本醫療機構藥品金額排名前20的注射用輔助治療藥品進行專項處方點評,每個藥的評定點評結果中用藥不適宜率要≤10%,超過10%將預警,若連續三個月預警,且用藥不適宜率要>10%,則該藥將在該醫院停止使用,且本年度不得恢複使用。

那麽,這些數據將來自何處呢?用藥金額顯然是來自于醫院藥品采購訂單,每個醫院下的訂單金額是多少,哪些品種采購金額大,一目了然。

人社部也有新招

而依托大數據的力量對用藥進行嚴控,並不是只有衛計委一家。

在微信公衆平台青年101昨日刊發的名爲《漫談醫保控費》的訪談文中,名爲門外漢的人士介紹,2014年,人社部下發《關于進一步加強基本醫療保險醫療服務監管的意見》(人社部發〔2014〕54號),以業務需求爲導向、信息系統建設爲基礎,用兩年左右時間,在全國所有統籌地區普遍開展智能監控工作,逐步實現對門診、住院、購藥等各類醫療服務行爲的全面、及時、高效監控。

實現的基礎就是信息化建設,本地建設規範標准的監控基礎信息庫。規範接口信息規範,提高數據的完整性和規範性,爲監控規則的實現及醫保精細化管理打下堅實的數據基礎。組織制定監控基礎指標、監控規則和國家(行業)標准,研發並升級智能監控系統。

人社部智能監控6大特點:

1、全方位。通過納入協議管理,對“兩定”機構、醫務人員(醫保醫生)和參保人員,門診、住院、藥店購藥等全方位監控。

2、本地化。根據本地特點,研究醫療服務監控需求,對潛在的欺詐違規問題進行分類判斷,確定適合本地的監控規則和指標。單項指標組合爲複合式監控規則和指標進行監控

3、合理化。根據疑似違規行爲數量、查實違規數量與監督檢查能力相匹配的原則確定指標阈值。針對不同的監控對象,合理確定監控周期、指標和阈值。

4、全流程。醫療服務監控以事後監控爲重點,同時事中控制、事前違規提醒。發現違規、分析、了解情況或現場核查、結果反饋確認、接受申訴、處理。

5、嵌入化。將成熟的監控規則和指標嵌入醫療機構信息系統。

6、專業化。發揮醫學知識庫的作用。

醫療服務提價有限

在招標降價、用藥嚴控的重重舉措下,醫藥企業或者尋找民營醫院或者所謂醫院和流通巨頭的合辦藥房等等尋找市場機會,或者是被大企業收編,或者就是因看風險能力較弱而被市場淘汰。

醫藥企業利潤空間被進一步壓縮,醫藥市場規模進一步縮小,2016年甚至2017年整個醫藥市場的增速並不容樂觀。

這場以壓縮醫藥市場灰色空間其目的是爲醫療服務收費提價提供空間,其結果如何呢?

10月17日,在賽柏藍、中國藥品俱樂部、長春中醫藥大學共同舉辦的線下會議上,華中醫藥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藥品政策與管理研究中心陳昊博士表示,粗略計算的話,制劑工業的年銷售額不到一萬億,加成大約算1500億,回扣大體相當,合計3000億。

以醫療服務業務收入15000~20000萬億計算,以此來計算,這3000億能給醫療服務帶來的提價空間只有20%。

再算細一點,全部醫療機構2014年的總收入是18000億,以人員支出31%全部算作是勞動服務支出來計算,5500億。3000億的藥價空間全部拿來提價,提一倍,醫療服務價格理順了嗎?醫生滿意了嗎?我們不需要醫藥工業了!更別扯創新了!單靠壓縮藥價,給不了改革設計者所想象的改革空間。這只是治標之策。

------分隔線----------------------------